认知和隐喻 要用户使用一个产品,首先得让用户认识它。从心理学上来说,不管是模板匹配,还是特征提取还是原型识别,我们认出一样东西都需要我们对它有一定的了解,对于一件陌生的东西,我们总是有一个学习的过程。对于大部分“半生不熟”的事物,我们常常用能够识别的已有经验来对待它们。 而人对于完全陌生的东西(即无法与可感知的已知类比)是存在认知障碍的,比如科幻小说中的四维空间。我们在理解一些陌生的东西的时候,常常把它们想象成常见的东西,比如我们的物理学家,把原子核和电子想象成一些球。对于普通用户来说,磁盘也好,数据也好,都是些陌生的概念,我们无法理解硬盘上的 01 是怎么变成文本、图像甚至是视频。所以我们常常将现实世界中的概念和联系带入到计算机虚拟世界中,来让用户不需要知道太多原理上的东西,也可以使用他们需要的功能。 就好像是比喻,这就是隐喻。 拟物化的盛行和缺点…

知乎搬运系列,原问题和用户界面、交互设计相比,硬件设计的意义被严重地边缘化了吗? 一个靠特定的个人驱动的公司也好,行业也好,哪怕他成功了,都是不成熟的,不成熟的行业需要每一个从业者的共同努力。 如果把公司和行业比作一个车,靠个人驱动,就是从瘦小的人和强壮的人里选一个来推,再强壮的人也是有限的,而且他不在了,找不到这么强壮的人,车就得慢下来。现在的人们已经知道,更好的办法给他装一个强大的引擎,用其他能源来驱动,获得成倍的提高和稳定的持续。于公司也好,行业也好,这个引擎就是制度或者规则,有成熟的制度和规则才不会依赖某个特定的人(嗯,国家还说了要依法治国呢~~~),所以,人们应该来努力创建更先进的规则,虽然一两个人的努力常常达不到目的。 人类至今为止的伟大成就得益于分工与协作,但是可惜,不是所有人的发展都是均衡而同步的,各行各业的发展也不是均衡而同步的。 嘛,就像一个团队,…

晚上突然看到了“全栈设计师”这个词,大概是凑了个全栈工程师的热闹吧。 曾经的 IT 界是什么样子呢?上古时代的大佬们不仅精通微电路而且精通码程序,一手摆电线一手敲汇编的故事似乎离我们并不遥远(也是因为发展的比较快)。后来渐渐的软件硬件分开了,一体化设计的苹果好像也被 Windows 和一众 PC 厂商干翻了,但是大神们还是有的,那个时候的从业者只有程序员罢,他们一个人就能开发一个程序,或者几个人一起开发一个程序,当然这几个人都是程序员。后来有人嫌丑,有了美工,为了保证产品有人用,有了PM。程序员发现自己的东西太多,也开始分裂成什么前端后端 DBA 运维等等了。美工们也开始叫UE, UX, UI了,开始嫌弃美工这个接地气的名字了。 这么一来以后,职业增加了,…

安装 Virtualenv pip install –U virtualenv 搭建并进入 Virtualenv 环境 virtualenv –no-site-packages –distribute your_env cd your_env source bin/activate 安装 Django 等需要的类库,比如 pip install django 尽情的进行Django项目、应用等 安装 uwsgi pip install uwsgi 配置多站点开始啦…

先定个义,本文的工具型产品指的是给特定工作人员在特定工作环境中使用的产品, 比如某公司的 CRM, 比如某客服中心的客服系统等。 由于工作原因,做了很多这类型产品,就不举例的总结一下之前的经验吧。为什么不举例呢,是因为这是我职业生涯的一大杯具,我有一天回头发现,这些东西基本上全都因为商业原因没法展示给他人,哈哈。作为一个交互设计师,基本上我在过去的这些项目里有两种属性:一,我是设计咨询公司的成员,说白了是乙方公司成员;二,我是公司内部技术部门的成员,说白了是支持业务方工作的。 常有产品经理和我抱怨,说业务方不配合,明明是大家一起指定的业务规则,然而业务方根本不和使用者讲明白,反过来怪我们的产品不好用。也有合作伙伴说,这个东西使用者就是这么用的,我们得这么设计。然后呢?我们的产品总是让自己不满意,让使用者也不满意。 我们为什么要设计这些工具型产品 毕竟在过去的很多年里我们都没有设计他们。那什么什么定律告诉我们复杂性是守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