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客户就要红配绿,他错了吗?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了这句俗语:“红配绿,赛狗屎”。于是红配绿不仅成了一个可以拿来吐槽的设计禁忌,也成为了评价某人审美很差的标准。重点是,这看起来是一条“客观条件”,终于为评价“好看不好看”找到了一条非主观的依据。
那么,首先说,红配绿到底“丑”吗?答案是无法确定,原因是这句话指代太模糊了。为什么呢?以 rgb(255, 0, 0) 为基准的话,大部分人会说 r 150,160 往上的全是红色,如果以 hsb(0, 100, 100) 为基准的话,h 350 - 10 之间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也是红色。绿色同理。然而还有无数更加复杂的组合。 这些复杂的组合既形成了春天的红花绿草,也形成了宫墙的装饰,还有圣诞节的海报,以及马蒂斯的画,当然,也有中国北方的花被单。
那么,如果有一个人就是觉得 #FF0000 配 # 00FF00 很美怎么办?他就是审美低级吗?是谁在定义审美的高级和低级呢?为什么一个设计师的审美就是高级的,而大众的就是低级的呢?为什么大多数人的审美是高级的,某一个人是低级的呢?我们可以说 #FF0000 配 # 00FF00 这样的撞色会让视觉疲劳,可是,这个搭配我们觉得不好看,为什么别人不能觉得好看呢?在一个以瘦女人为审美的社会,能不能觉得一个胖女人很美呢?对于一个真正“主观”的感受,以职业来评判,以人数来评判,是不是一种歧视呢?
所以,审美真的可以分成 low不low 吗?

那么话说回来,我就是觉得对方 low,怎么办?你看人家苹果,做的东西就是引领潮流呀,改变大众审美啊,我也想这样。

那我们看看,苹果为什么给人这种印象呢?第一,他做客户喜欢,但是客户自己都没想到的。这建立在精准把握需求和确有创新能力以及能够承担成本的基础上。同时,苹果也做了很多没有把握住用户需求的东西,虽然创新了,但是只有苹果自己喜欢,客户并不买账。第二,他利用自己的行业地位和庞大的宣传费用在给大家洗脑,这样是美的,高级的,那样是不美的,不高级的。
那么,对于普通设计师来说,你真的了解对方的需求吗?你的创新是建立在对方的需求上呢?还是自己的需求上?你的创新需要多大成本,你和客户能够承受吗?如果你就是想坚持自己的想法,你有足够的地位和宣传力量给对方洗脑吗?当然我并支持洗脑这种方式,这无助于世界的多样性。如果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觉得只有苹果的设计是美的,这个世界就完蛋了。
如果都是否定的答案,那么显然需要自身自己的能力,如果来不及的话,吐槽对方 low 是无助于解决问题的,当作发泄情绪的途径到还可以。
这时候不如静下心来,倾听对方的需求,认真分析看看他为什么喜欢红配绿或者其他你觉得很 low 的地方。这样,退,可以与客户达成妥协,改改明度,微调色相等等,一部分元素他喜欢,一部分元素你喜欢;进,有利于把握他的真正需求,说不定能做出他喜欢而他自己都没想到的东西。
那么这是放弃自我,放弃设计师的节操,为金钱退让吗? 设计不是打仗,设计是提供服务。 我们的首要目的是让用户满意,再次基础之上,再考虑是不是要改变他的审美和自己一致?我们做出的东西自己和客户都喜欢固然好,如果实在不能兼得,首先得让客户喜欢。因为设计这工作,开工前,咱们是谈了钱的。如果不能忍,去做个大画家,想画什么画什么,有人欣赏付高价买了发财固然好,没人欣赏,就省吃俭用后,破口大骂一句,你们这些lowB!也算是潇洒人生。
人家花钱花时间花精力来卖你的服务,结果你做的东西只有自己喜欢,客户一点都不喜欢,让你改一改,你还很生气,破口大骂一句:你们这些lowB!不,这一点都没有B格,可能,还有点自私。如果实在想改变社会,不如咱们先把客户伺候满意了,再用赚来的钱去给自己买些B格,然后去影响更多的人,让这些“lowB”的审美更靠近自己一些,让和自己三观不合的客户更少一些,岂不美哉!